金剛頂瑜伽三十七尊出生義

特進試鴻臚卿。大興寺三藏沙門大廣智不空奉。詔譯。

我能仁如來。憫三有六趣之惑。常由蘊界入等。受生死妄執。空華無而虛計。衣珠有而不知。於是乎收跡。都史天宮下。生中印土。起化城以接之。由糞除以誘之。及乎大種姓人。法緣已熟。三祕密教。說時方至。遂卻住自受用身。據色究竟天宮。入不空王三昧。普集諸聖賢。削地位之漸階。開等妙之頓旨。

從普賢金剛性海。出塵數加持色身。然後演普賢金剛語業之密言。示普賢金剛身業之密印。啟普賢金剛意業之意慧。成有情金剛三業之度門。

不達者。以為運動支節。未殊於戲弄。持誦文身。更成計著。安知夫入。於此出於彼。用於淺成於深。亦由金剛手。纔乘狻猊忽奮王趾。適按丘陵已平。是不思議之源流。尚非三賢四果。之境界也。

豈區區常情所能臆中哉。故得之者。即五根。而入正受。就萬有。而照大空。引佛界。而普淨眾生。攝群情。而都會一智。

所以修行者。先住相似。則受加持力焉。垢薄者。稍見於法明。得三昧分焉。深入者。雙了於空色。則有遍淨體焉。乃習氣蓋障。廓然無餘矣。則寂照本源業用皆辨。法王自在義利平施。然知諸正覺尊。本來常住。大菩提眾。無不會同。外道隔於我執。二乘滯於空證。近情失於取捨。淺智惑於有無。

是故是自破舟梁。不可得而詣也。至如即爾。普賢之心。深入圓明之智。乃是真言行菩薩。造瑜伽之大方也。然後能堅固心菩提。莊嚴心相開。現心法藏。成就心神通。寂滅心戲論。於是發明知見。成就眾生。住相應門。作諸佛事。

是以由大圓鏡智。厥有金剛平等。現等覺身。則塔中。方東阿閦如來也。

由平等性智。厥有義平等。現等覺身。即塔中。方之南。寶生如來也。

由妙觀察智。厥有法平等。現等覺身。即塔中。方之西。阿彌陀如來也。

由成所作智。厥有業平等。現等覺身。即塔中。方之北。不空成就如來也。

由四如來智。出生四波羅蜜菩薩焉。蓋為三際。一切諸聖賢。生成養育之母。於是印成法界體性。智自受用身。即塔之正中。毘盧舍那如來也。

四親近菩薩。即彼四波羅蜜印焉。無量大悲。體於是而生。無量方便擁護。於是而出。於一切如來。菩提堅牢體。而生金剛薩埵焉。於一切如來。菩提四攝體。而生金剛王焉。於一切如來。菩提無染淨體。而生金剛愛焉。於一切如來。隨所稱讚體。而生金剛善哉焉。則東方金剛威莊嚴界。不動如來。四親近菩薩也。

以一切如來。大戒忍辱波羅蜜。之所成就焉。

由一切如來。大莊嚴義。而生金剛寶焉。

由一切如來。大威耀義。而生金剛日焉。

由一切如來。大滿願義。而生金剛幢焉。

由一切如來。大歡樂義。而生金剛笑焉。即南方。寶光明功德界。寶生如來。四親近菩薩也。

以一切如來。無住檀那波羅蜜。之所成就焉。就一切如來。自在無染智。而生金剛法焉。就一切如來。永斷習氣智。而生金剛利焉。就一切如來。轉大法輪智。而生金剛因焉。就一切如來。離言說戲論智。而生金剛密語焉。則西方。大蓮華法藏界。無量壽如來。四親近菩薩也。

以一切如來三摩地。大慧波羅蜜。之所成就焉。自一切如來。善巧工藝門。而生金剛業焉。自一切如來。大慈鎧冑門。而生金剛護焉。自一切如來。無畏調伏門。而生金剛牙焉。自一切如來。住持成就門。而生金剛拳焉。即北方。變化輪作用界。不空成就如來。四親近菩薩也。

以一切如來。不捨眾生。大精進波羅密。之所成就焉。是十六大士。手之所持。皆本三摩地。之幖幟也。

覩物求義。其何遠哉。至如遵眾生界。入六度門。則從一切。如來體性海。四智之中。而生金剛。鉤索鎖鈴等。四攝菩薩焉。以能召請。引持堅留。歡喜之事。於一切道場。而奉諸教命。人天得之。而集解脫之眾。聖賢用之。而接迷倒之流。則塔之四門之外。操其業用。住位者是也。

由四菩薩智之所發起焉。是諸聖人。不得晏然。於本所宮觀。而疾甚覆掌。以應群方之請也。

住真言修行者。若能入是三昧。便能興此。供養雲海。而成就自他利行焉。則中方。三十七尊。之大義也。

如此又住。頂生三昧。而現頂生。之身耳矣。今塔之上方。所以獨有。五輪王會者。蓋以諸頂生身。皆攝入此。無上五頂智焉。至如方不得而究者。佛之頂相也。

是至勝之法亦然。不可得其際也。故稱頂焉。其五頂王。又一切真言。尊宰割之主也。

故稱王焉。就五頂輪。而金輪為之最。不然孰知勝絕。唯一法哉。故自觀自在菩薩已下。攝怖歸命矣。

又下方。有十六執金剛神。蓋一切如來。勇健菩提心所生化。亦明如來。修行之時。有塵數心障煩惱。以是金剛慧破之。大覺之後。成塵數種類智門。以是金剛慧用之。故復現其暴惡。可畏之身。操大威之智。以調伏難調。叱吒。則大千震盪。指顧。則群魔懾竄。所以鬼母怐懼而收跡。象頭畏威而遠引。彼大惑之主。摩醯首羅。亦蒙被其害。而成正覺矣。則知向時憑怒。適是大悲。此等金剛。厥有河沙。塵滴數量。今舉十六住焉。亦塵數之義。不出於是矣。

又其餘所有。大士天人。皆是隨類。憙見之身。而梯航於邪山苦海也。

亦出於大日如來。善巧業用門。故此率堵婆。可謂總領一乘之祕旨。何況權實之道。於是全焉。至如普現色身等。百千三昧。及四無量心。饒益方便。六波羅蜜。運行次第。乃至不起。于座遊諸佛剎。供養承事。利樂有情。以不可思議熏。而密移眾生界。如是理用。餘修多羅。或但有名目。而無其法。至於作用。儀軌皆備。

此教門既諸大乘故。難其授受。傳法阿闍梨。縱擇得其器。必授以菩薩性戒。入以大會法壇。取金剛界賢聖。攝持金剛乘。甘露灌頂。然後示以。入佛心閫閾焉。或不如此。則受行者無利。傳度者獲罪。故自佛已降。迭相付囑。

釋師子。得於毘盧舍那如來方授。而誓約傳。金剛薩埵。金剛薩埵得之。數百年。傳龍猛菩薩。龍猛菩薩受之。數百年。傳龍智阿闍梨。又住持數百年。傳金剛智阿闍梨。金剛智阿闍梨。以悲願力。將流演於中國。遂挈瓶杖錫。開元七載。至自上京。十四載遽得其人。復以誓約。傳不空金剛阿闍梨。然後其枝條付囑。頗有其人。若冢嶠相承。准此而已。按本教。其有得斯灌頂者。金剛薩埵。恆住其身心。而藩屏心王。使至乎道。雖未證入。是從法生。得膺金剛名。已墮菩薩數。其有觸視之者。則為菩提因觀焉。

金剛頂瑜伽三十七尊出生義


古文 古Cổ 文Văn Góp Ý
AAA